佑sama

瞎写的存一下

“弗朗西斯!”

“弗朗西斯。”

“弗朗西斯……”

“弗朗西……”

那个缠绵与唇齿间的温柔的名字,终于,湮没在抽噎的间隙,梗在喉咙里,堵住胸中翻涌上的一切情感。

这就是结局了吗?
这就是了吧。

从未如此恨过自己的唇舌,它从不会唱出心中的婉转的旋律,反而将其画作枪与剑,扎进所爱之人最柔软的心房,不留痕迹地,将他推向死亡。

于是双手捂住脸,难以自控地大声呜咽着,哭了起来。

“美丽的小鸟,你在为谁落泪?”
男人轻佻却低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,伴着淡淡的熟悉的香水味道。

下一次轮回,又开始了。

评论